图片系列
欧美图片
亚洲图片
国产图片
偷拍自拍
小说系列
都市生活
武侠小说
经验分享
校园生活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www.b1b1b1.com

(一)陷阱

  我是一家贸易行的办事员,那天国外客户要订购一批机械零件,由于过去没
有代理过,我只好找一些机械工厂看看能不能生产。于是我翻开工商名录,一家
家询问,但一直没有开出合宜价格的厂商,不得已只好找一些小工厂。很快的问
到一家。
  「喂,请问你们做插销的报价多少?」

  「﹍﹍偶姓江,你们派小姐来看看啦,时机歹歹,价格可以商量。」电话那
头是一个中年男人,他迟疑了好一下,接着用粗哑的声音说着。

  由于再几个小时就下班了,我跑一趟若是顺利,还可以提早直接下班呢!于
是我向老板报备。这时另一个同事静卉,她似乎看穿我的计划,笑着跑过来跟老
板说:「我也要和她去,我最会杀价了。」

  老板皱皱眉头,但看到静卉嘟起她的小嘴,只好放行了。

  一路上我们兴高采烈地讨论等一下去看电影、逛百货公司,不知不觉车子已
经开到小工厂林立的地区。这里的道路弯曲,门牌号又不连续,实在很难找,我
转了几个弯,还是遍寻不着那家工厂。正要打电话和他们联络时,眼尖的静卉望
见不远处屋后有个招牌,正是那家工厂。奇怪的是这附近的工厂似乎都歇业了,
好安静,只有大狼狗的吠声传出。

  我们一停车,工厂就走出一个男人招呼我们:「里面坐,指派你们两个小姐
来啊?」

  「对啊!价钱合适,老板过几天会亲自来。」

  这个有啤酒肚的中年人可能就是老板吧,看他穿着拖鞋汗衫,一口腥红的槟
榔汁,很典型的样子。

  他将铁捲门拉起一半示意我们进去,我和静卉只好弯腰先进入。一进到厂房
内,我们呆住了,哪有什幺生产设备,只看到墙边蹲了三个工人,其中一个还牵
着狼狗。

  「江老板,你们的设备呢?」

  只见江老板进来后,就将铁门完全拉下,不顾我们,逕向三个工人说:「这
两个不错喔!好久没爽了~~」

  听到他这幺说,我们心理凉了半截,没想到居然会遇到这种事,静卉紧张得
抓紧我的手,我可以感觉到她的手心在冒冷汗。

  「江老板,你不要乱来,我们公司可是知道我们来这里,快让我们出去!」
我故作镇定地说。

  没想到接下来的回答,让我们完全出乎意料。

  「干!我又不是老板,这里上礼拜就搬走了,我偷跑进来消磨时间刚好接到
你自投罗网的电话,算你倒楣,要让你爸爽一下。」

  从他粗鄙的言词里,我们才知道原来我的电话,让这些坏人临时起意诱骗来
这里。

  那三个工人起身,拉着狼狗的那一个很快跑过来,狼狗也不断狂吠着。突然
躲在我身后的静卉因为害怕狼狗而想跑开来,却被姓江的一把捉住。他把静卉的
细白的手臂扭到背后,用手铐铐住,接着凶狠的说:「再乱动,就放狗咬你们,
干!」

  此时我们两个弱女子呆若木鸡,一动也不敢动。心想:穿着窄裙,若是被狼
狗扑咬,一定是血肉模糊﹍﹍

  接着姓江的把绳子一端穿过手铐,一端抛过顶上的铁架,用力一拉便把静卉
的双手吊起,然后固定。由于穿的是削肩无袖的紧身上衣,她的腋下就暴露出稀
疏的腋毛。她把头别向一边,试图逃避这羞耻的场面,可是俏丽的短发并不能遮
盖住她涨红的清秀脸颊。

  姓江的站在静卉的身后,用他粗肥的手指抚着静卉的腋下肌肤,还夹弄着几
掖毛,「好软,让我闻闻看美女这里有没有骚味。」说罢,就贴着静卉的身子
闻。我看到静卉被他的胡渣颳得很痛苦,忍不住跟着一起流下眼泪。

  可是我也没有同情别人的运气,这些野兽的慾望很快转移到我身上来。


              (二)人性侮辱

  「长头髮的臭 !如果不想你朋友痛苦,我兄弟叫你做什幺就做什幺。」

  这时我回头看牵狗的男人已把狗栓好,口嚼槟榔,手拿椅子,面目狰狞向我
走来,我以为他会毒打我一顿。

  「臭 !爬过来舔你爸的脚!」

  我脑袋轰然一声,原来已有失身打算的我,完全没想到他们会邪恶到这种程
度,居然要这样污辱女孩子。

  「美菱,不要!不要﹍﹍呜﹍﹍」静卉哭着喊我,可是马上被用胶带封住嘴
巴。

  姓江的不知何时拿了一把剪刀,开始剪起静卉的衣服。剪刀沿着她胸前的突
起,剪了两个圆形大洞,露出深蓝色的胸罩。连接罩杯的三条系带也跟着被剪断
了,于是罩杯掉落在地上,再也无法保护女性柔软的乳房。

  看到静卉丰满的双乳从上衣的大洞里凸出,原本角落的两个男人眼睛一亮的
跑过来仔细端量,并用不堪入耳的话语讨论起来:

  「奶很大又白,可惜奶头黑了点,可能常被吸喔!」

  「这臭 的乳晕这幺也被吸得很大,干!衰!」

  其实静卉今年23岁,是一个很乖巧的伶俐女孩,她有一个男朋友,但绝不
是他们口中性行为不检的女孩,可是由于知识的缺乏,居然把静卉批评的如此不
堪。

  「不当狗爬,就让你朋友好好爽一下。」

  姓江的伸出两支食指探向静卉的乳尖,在她乳晕上环绕着,还用垢黑的指甲
颳弄乳晕上的小疙瘩。受到这样的刺激,静卉咖啡色的乳头很快勃起,宛若两个
小肉指。突然间他手指拧住这两个肉凸,用力拉扯起来,使静卉浑圆的双峰变成
奇异的锥形,锥顶便是被拉曳、拧转的乳头。

  我看到她痛得流泪,不住摇晃身体想挣脱,可是粗肥的手指就像两双铁箝,
毫不留情的作贱这原本是该让爱人珍惜的女性乳头。于是我跪了下来,在他们的
叫嚣声中向那个可怖的男人爬去,水泥地上的细沙颳得我的膝盖很痛。

  栓狗的男人翘着二郎腿坐在凳子上,骄傲凶狠的眼神示意我去舔他的脚。他
的大脚穿着拖鞋,露出长而骯赃的脚趾甲,趾缝里尽是污垢,让我不觉迟疑了一
下。

  就在我迟疑之时,「啪!」静卉的右乳被掴了一掌,震蕩弹跳着,未止,左
乳也被掴﹍﹍

  「啪!啪!啪!啪!」清脆的掌掴不断响起,23岁女孩的乳房像皮球似的
震蕩弹跳着,很快变得涨红。

  「快住手!求求你们﹍﹍」我泣不成声的央求。

  没想到他装作没听见,一手圈住静卉的右乳,将它挤得更形凸出,然后用右
手不断的掴它。由于乳房被固定,每一下都结结实实的打在上面,静卉痛得呜呜
呻吟,泪流满面。

  「我舔就是了﹍﹍」

  栓狗的男人甩掉拖鞋,把脚底板直接踩在我脸上,一股腥热的湿气似乎附在
我脸上,我秉住呼吸,深怕闻到 心臭气。可是那个男人开始用脚趾夹弄我的鼻
子、嘴唇,一股酸鹹气味很快窜进我的鼻息。接着在恐吓下,我开始舔他的脚趾
缝,将脚垢吞下去,于是他很满意的要我继续吸吮脚拇趾。

  「臭 ,快看你朋友像狗一样舔脚趾。」

  姓江的抓住静卉的下巴,强迫看我受辱,这时脚拇趾就像阳具般在我嘴里抽
送着。四个男人冷笑着,他们之前一定污辱过相当多的女孩子,才会演变成如此
变态才足以引起快感。

  突然我的裙子被剪开,下半身一凉,我穿着丁字裤的臀部高翘着,两片白臀
中夹着一线白色裤裆呈现在他们面前,我却不敢遮掩,深怕引来对静卉的报复。

  「哇!这种内裤,真是欠干,你看 肉都跑出来了, 肉好肥!」另一个男
人伸手摩擦着裤裆两侧露出的大阴唇,我感到一阵麻痒,却无法躲避。

  接着丁字裤被人用力提起,裤裆深深勒进我的阴部、股沟,真是好羞耻!另
一双粗糙的手掌握住我的臀部,用力扳开,同时裤裆也被剪断,我身体的私密之
处就被这些粗鄙的男人一览无遗。

  我的肛门被用力拨开﹍﹍这是连男友也没看过的地方。

  「肛门黑黑的呢!」男人大笑讨论着。

  「有点臭臭的,今天有拉屎吧!」

  手指抠挖着,我忍不住收紧肌肉,想阻止异物的入侵。

  「肛门一翻一翻的,臭 !快夹个十次给你爸看看。」

  天啊!我觉得他们只把我们当成性玩具,任意摆布着,一次次想不到的命令
打击我们的尊严。

  我还是流泪含着脚趾,收紧肛门。

  「一次、二次、三次﹍﹍重来,算错了﹍﹍」

  在不断重来下,我大概收紧了40几次肛门,才让这些男人心满意足。可是
我又错了,不知何时,静卉被带到我的身后,一根刚才插入肛门的指头在她鼻子
下擦拭着。

  「很臭吧!这就是你朋友拉屎没擦乾净。」

  静卉抿着嘴唇不作答,可是她略挑起的眉头却说明了一切,也让我的心沉了
下来,也许逃过这个恶梦后,我再也无法面对她。

  男人们让我仰躺,由蹲在我头顶的男人抓住脚踝,拉到肩两旁,于是我被摆
弄成腰部折起、双腿大开、私处朝上的姿势。最羞耻的是,我睁开双眼就是看到
自己的阴部,接着看到四周男人邪恶的眼光。

  「这是什幺?」姓江的捏住一瓣肥厚的大阴唇问道,企图羞辱我们。

  「不说,就当是烟灰缸。」说完,就点了一根烟作势要炙烫阴唇。

  「是阴唇﹍﹍」静卉勉强挤出几个字。

  「什幺?听不懂啦!是臭 肉。」他用粗鄙的话说着。

  接着我的下体就像活教材般,每个部位被指点唤名,阴唇被任意拉扯,阴蒂
也被拨开亵弄。


             (三)不堪的竞赛

  栓狗的男人把我由羞耻的姿势释放,要求我光着下身坐在地上。地上的砂土
很重,可以感觉到一层细沙附着在臀部,很怪异的感觉。

  「把腿张开!」

  于是我面对那个男人,顺从的张开伸直的两腿坐在地上。(经过了刚才的侮
辱,脑袋里好像一片空白,我好似灵魂出窍,像莫不关己的旁观者,看着这些野
兽对我做的一切。)

  他把凳子摆在我张开的腿间,一坐上就用右脚朝我阴部探去,用粗硬的脚趾
夹弄阴唇,我闭着眼睛不敢想像这一切:此时的我正被一个下流的男人用骯髒的
脚姦淫着。

  在侵入阴唇间的脚趾不住蠕动之下,我的阴蒂开始充血,他居然马上就察觉
了:「臭 ,很爽喔?换你自己动,不动的话,看我踢烂你的 。」

  我只好伸手托住他的脚根,前后移动以刺激自己。他的另一只脚则踩在我的
右大腿,很满意的感受女性腿根的细致皮肤。

  我转头看到静卉又被姓江的吊起,而另一个肥矮的男人正脱去她的裙子。静
卉露出白色蕾丝内裤,显得很不安。

  内裤旋即被脱下,被肥矮的男人拿在手里:「裤底这幺黄,尿骚味好重,这
个 一定比刚刚那个臭﹍﹍」

  男人故意大声的说着,引来一阵轰笑。

  然后三个男人在静卉美丽性感的身上尽情的放肆,我看到刚刚发生在我身上
的事一一重演。她那令其他女同事称羡的美臀被扳开,肛门被抠挖亵弄着,接着
传来男人们计算括约肌收缩次数的声音。

  「噗~~」

  「哇!放屁,臭死你爸,这个臭 ﹍﹍」

  静卉不小心在放鬆的过程中排气,引来姓江的讪骂,其他两个人则小声讨论
眼前女人的私处。

  不久,栓狗的男人轻踢我的私处,示意我起身并脱掉上衣。在他逼视下,我
解开一颗颗钮扣,倘露出胸罩。刚一脱下胸罩,那两个喜欢讨论的怪客就跑了过
来,一个用手托高右乳,像是在估计重量,另一个捻着左边的乳头使其勃起。由
于我的乳房丰满有D罩杯,可是乳头颜色是咖啡色,乳晕也很大,不知他们会说
出如何不堪入耳的话来。

  「这个奶子好像比较大,有点木瓜奶,这幺瘦还有这种大奶,真欠干!」

  「唉!奶头还是咖啡色,好久没玩过粉红的,干!皮肤白白的,一定又是被
吸黑了,乳晕比刚才那个放屁的还大,有够丑!」

  「反正是两对被吸黑的猪母奶子,玩贱它好了!」当中一个乾瘦的男子失望
的说完,就伸手揪住我的阴毛,将我拉往静卉那里。

  我非常不安,深怕我俩因为不符合歹徒的性偏好而受到伤害。我亦不平的想
到过去,从前的男友也是讨厌深色的乳晕,怀疑是被经常吸吮而沉澱色素,不断
猜忌下就分手了,没想到还遇到这样的歹徒。

  矮胖子把我同静卉面对面推挤在一起,两手各抓起一只乳房比对了起来,还
不时让我们的乳头互相摩擦。我和静卉对这种难堪的举动,显得不知所措。

  「看来是长头髮的木瓜奶比较大一点,乳晕差不多5公分,奶头也比较黑,
可是奶头变硬后比较粗短,不像短发的奶头有一个指节长,好翘!」

  听完他的评论后,姓江的和栓狗的拍着我的臀部说:「就选这个木瓜奶,应
该比较耐拉,赌一包烟!」

  那两个评论怪客则捏着静卉乳头说:「奶头长才好夹,我们一定赢。」

  静卉和我对视一眼,对于歹徒们口中所谓「好夹、耐拉」的赌局感到十分害
怕,不知是怎样虐待人的把戏。

  把戏终于揭晓,栓狗的男人拿来六条棉绳、八个衣夹,两条棉绳的两端都系
上衣夹,另外四条棉绳只在一端系上衣夹。这时乾瘦的男子接手,他拉起静卉的
乳头,让衣夹夹紧,静卉痛得呻吟起来。而棉绳另一端的衣夹就交由栓狗的男人
来夹住我的乳头,瞬间一股异样的酸刺痛觉不断的由乳尖传来,那是一种令女性
不堪而羞耻的痛觉,然而却是这些男人取乐的来源。

  静卉和我的四个乳头都被衣夹夹紧,而衣夹间又有棉线连接着,我们赫然发
现:可恨的男人们就是要我们以乳房来拔河。然而棉线一端的牵扯痛楚,都足以
使我们失声惊呼。

  「木瓜奶!快把她的夹子拉掉就赢了﹍﹍」

  姓江的拉着我往后退,可是一退后,衣夹带来的痛苦就遽增。其他男人看着
两对因拉扯而变形的乳房冷笑着,尤其间续不断的女性哀鸣声更让他们高兴。

  我看到静卉细嫩的乳头被拉得好长,可是夹子依然咬得很深,而我乳尖的夹
子却慢慢滑动,终于掉落。

  「干!害你爸输!」

  「啪!」姓江的说完就掴了我左乳一巴掌,乳房传来一阵火辣感与涨痛,我
才明白刚才静卉被掌掴乳房是多大的痛苦。

  就在我害怕被继续掌掴的时候,姓江的将我这端的衣夹换成了银色的大文具
夹:「干!夹爆这两颗烂木瓜,看还赢不赢!」

  说完,逕自将大文具夹夹住我的乳晕,于是乳房看起来就像一端被压扁的水
袋。我痛得泛出泪来,开始啜泣,可是他还不放过我,拉着夹子想要确定夹紧的
程度。

  另一次女办事员的乳房拔河赛又进行了,静卉一端的衣夹被拉掉,因而她也
被换上更大的夹子施虐。最可怕的是文具夹由于夹合力很强,既使只咬住一点皮
肤也不会突然掉落。好几次到后来,夹子只咬住乳晕一点细皮然后慢慢凌迟般的
滑落,让我和静卉几次痛哭失声,不停的对歹徒求饶。可是就像意料之事,男人
们频呼过瘾。

  等他们对这个游戏失去兴趣时,我们的乳头、乳晕已经是又红肿不堪,顺手
的摸捏都十分疼痛。

  落入这些人手里已有好几个钟头,天色暗了下来。我光着身子和静卉绑在一
起,她还是穿着胸前露出乳房的紧身上衣,可是下半身同样一丝不挂。那些男人
似乎由于肚子饿,拿了我皮包里的钞票暂时离去。

  而我们面对这样可怕的遭遇,不知道要交谈些什幺。沉静了一会儿,静卉放
声大哭,我也跟着哭泣,但一切无济于事。我们心中明白,可能要几天才会有人
来救我们。

  「美菱,我想尿尿,怎幺办?快尿出来了﹍﹍」

  静卉急得又开始哭泣,其实我也觉得下身十分憋迫,可是由于被绑着,我们
只能用臀部坐在地上,却无法移动分毫。

  「只好这样直接解决了,我们这幺熟,这个关头不要顾面子了。」

  我一说完,一股暖流就从地上渗过来,伴随水柱冲击地面的声响。知道静卉
已经解脱,我也跟着解尿,并试图减轻尿液冲击地面的声音,可是还是徒然。于
是我们就坐在自己尿液的温热水洼中,一想到歹徒们回来后看到这样的光景,不
知又会萌生怎样的歹意,我们非常的害怕。


             (四)排泄的对象

  感觉上像过了几十分钟,工厂外传来汽车靠近的声音,接着听到吵杂的谈话
声,他们回来了!铁门被拉开,谈话的内容就突然清晰了起来。

  「﹍﹍一定会放尿出来,信不信?以前捉来的都嘛这样。」

  四个男人鱼贯而入,点起了室内的所有灯具,然后围在我们身边。

  「干!你们公司的小姐都尿在公司地上喔?尿骚味那幺重,臭死了!」

  「长头髮的,刚才夹你那两粒木瓜夹得不够爽,给你爸尿在这里。」

  姓江的蹲下来,捉住我的头髮以强迫我抬头面对他们,可是我怯弱的眯着眼
睛不敢直视,怕他打我耳光。

  「你当这里是厕所?」他大声吼道。

  「不是﹍﹍」我哽咽的吐出几个字。

  「臭 ,那你要不要给我们几个对不起?」

  「对不起﹍﹍」我心想却想:你这个 心无赖!

  「对不起不够,你害你爸踏到尿,你说怎幺办?」

  一听他这幺说,我知道又有可怕的污辱手段等着。

  「你来舔乾净,要不然就让你的朋友来说对不起。要是换她来说,就不一样
了,我兄弟尿急,想要她含,含 你懂吧?」

  姓江的不断淫笑,一边解开我的束缚。

  我看一看静卉清秀的脸,想到男人们要对她作的事,我屈服了,让我一个人
受辱好了,毕竟是我的疏失才害她落到这些人手中。

  姓江的拿了板凳坐下,学起栓狗男人的花样,但更恶毒的是,他居然以赤脚
沾了静卉胯间的尿液:「臭 ,快来舔!」

  于是我托着他的脚掌,伸出舌头开始舔舐沾了尿液的脚底。

  「你朋友的尿好吃吗?哈哈哈哈!长得再漂亮,还不是要像狗一样趴下来舔
脚。」

  「难怪每次捉女人来,你都用这招,原来这幺爽,舌头好软。」

  他一边羞辱我,一边跟栓狗的男人说话。

  舌尖传来淡淡的鹹味,尿液并没有太难闻的味道,但是脚底粗皮贴在唇上的
触感却十分 心,尤其他要我吸吮每根脚趾时,趾纹、厚皮划过舌面的一刻,我
觉得我好贱,好贱,一直在舔男人的脚,看在静卉眼里她会不会也这样想?

  接着轮到乾瘦的男子了,我楞了一下,因为他穿着一双沾满灰尘的皮鞋,难
道﹍﹍

  「用你那两粒木瓜给我擦乾净,像你这种猪母奶只配擦我的鞋,懂吗?」

  我精神崩溃的点点头,茫然的托起胸部向他的鞋子靠去。原来我珍视的丰满
乳房,不过是男人眼中难看的肉团,没有获得赞赏爱抚的资格,只能拿来踩踏,
我心快碎了,眼泪在眼框里打转。

  我流着泪,用左乳擦着鞋面,洁白的皮肤很快沾上尘土,但皮鞋还是显得骯
髒不堪。于是他失去耐心,踩在我的左乳上,留下一个可笑的鞋印。

  乾瘦男子的表情变得很可怕,似乎要发作,他拿起脱掉的皮鞋,另一手抓住
我的右乳用力挤弄,好让乳晕、乳头无处可逃的凸出,然后用力往髒污的鞋面擦
去,使得乳房皮肤一边拉绷得好紧,而一边尽是乳晕的皱摺。一阵阵摩擦的烧烫
感在乳尖蔓延,让我忍不住哀嚎,抓着他的手,希望他停住。

  「哼!你的黑奶头很爽吧?」

  我的乳房在他手中沾满了尘土,皮肤毛孔颳出许多出血的红点,咖啡色的乳
晕隐约泛红,髒污的乳头因疼痛而柔软凹陷着。他唾了一口沫在乳头上,接着往
鞋头擦去,口水的润滑作用很快消逝,取而代之是灼热摩擦的撕咬痛楚。

  「对不起!真的好痛﹍﹍不要这样,对不﹍﹍起﹍﹍」

  我哭泣着求饶,用手阻挡他,却使他的表情变得更加狰狞,可是同时他鬆手
了,我赶紧用手护住双乳,深怕再受到伤害。

  「臭 !胆子好大!」

  他抓住我的长髮,强迫我仰视他,我忍不住害怕颤抖,因为另一只手掌不断
轻拍着我的脸颊,随时可能掴上一耳光,我只能咬紧牙根準备承受﹍﹍

  「呸!」乾瘦男子凑近脸,将口水吐在我鼻头、嘴唇上:「吃下去!」

  我忍住口水散发的恶臭,伸出舌头将它舔尽,不敢迟疑。

  「呸!」他又吐了一口口水在我脸颊上,像是在嘲弄我的顺服。

  口水慢慢沿着脸庞流下,可是我不敢伸手拭去,只是软弱地抿紧嘴唇,冀望
他的原谅。

  「换我了啦!你不喜欢她两粒木瓜奶也等我玩完再说嘛,被你拿来擦鞋,我
还玩个屁?大哥快点,我憋很久了!」

  就在这时,之中地位较低的胖男人开始发出牢骚,于是乾瘦的男子冷笑着示
意我向胖男人爬去,其他人小声的讨论我爬的姿势。

  「﹍﹍屁股、大腿、连 肉都沾到沙土,她的 肉很凸喔,嘻!嘻!」

  「喀啦」一声,胖男人鬆开裤带,露出长满捲曲毛发的短腿,命令我跪在他
略凸出的白色裤裆前。接着他脱下内裤,将带着包皮的男性生殖器暴露在我面前
几寸之处。

  在我面前的丑陋器官有些许膨胀,但决不是亢奋的姿态,并由于胖男人的肚
皮、大腿都很肥大,相形之下显得短小。

  「来!含住。」

  我侧过头看了静卉,她红着眼框摇头,不希望我为她这样牺牲,可是我深呼
吸了一口气,毅然张口含住胖男人的阴茎。才一含住,胖男人就伸手退去在我口
中的包皮,一股鹹酸的腐臭在口中蔓延开来,令我忍不住作呕。

  「你有没有听过公共厕所吗?就是大家都可以上!我一泡尿憋得好急,我要
尿在你嘴里,懂吗?全部都给吞下去,知道吗?眼睛要一直看我!」

  他们虐待女人的手段,永远比我所能想像的还要恶毒。我头皮发麻,无奈的
望着胖子得意骄傲的笑脸。忽然一股灼热的液体打在我的喉头,接着止住,我赶
紧吞下,希望不要尝到尿液的味道,可是口中的阴茎很快喷出另一次尿液,又止
住,我开始尝到鹹涩的尿味。

  「用舌头压住马眼,我要尿在你舌头上。」

  胖子的尿液接着冲击我的舌尖,这次却源源涌出,我努力的吞咽,但还是从
口角溢出,接着尿水自下巴流出,腥热地沿着脖子流到胸前。其他男人则围在四
周,仔细看着我受辱饮尿的模样。

  胖男人尿毕,收起阴茎,我坚强的低头擦拭下巴的尿滴,可是一看到乳房上
的污垢和尿水混合、髒污不堪,却又不争气的啜泣起来。

  「哭什幺!你爸这里还有一泡要赏你!」姓江的踢了我臀部一下,将掏出的
阴茎压在我唇上摩擦着。

  「呜﹍﹍你们不要再欺负她了,好不好﹍﹍她好可怜,不要﹍﹍」耳畔传来
静卉的哭喊声。

  「好啊,那你爸这一泡尿赏给你!」姓江的转身向静卉走去,我赶紧抱住他
大腿:「不要,我一个人喝就好,不甘她的事﹍﹍真的。」

  「真是好朋友啊,抢着喝你爸的尿。」他一说完,踹了我大腿一下,还是走
到静卉面前,我也被其他男人拉了过去。

  姓江的拿着阴茎拍打静卉的脸颊,并压在她的红唇上,只见静卉红唇轻轻一
掀,含住阴茎头部。

  「真爽!你一定常常含吧?你爸要尿了!」

  他们架住我,强迫我看静卉受辱的过程。那真是凄惨难忘的一幕,我看到静
卉眼角淌下泪,喉头快速蠕动着,嘴唇圈住褐色的阴茎头部,很努力的想使尿液
不外溢出来,可是渐渐地几滴尿液从她嘴角渗出,接着沿着下巴大量溢流出,浸
湿了她的上衣。

  紧接着喜欢欺负我的乾瘦男人也掏出阴茎,对準静卉的乳房,直接尿在她身
上,在尿液冲击下,静卉的乳头有些勃起,引来男人的嘲笑。

  「哈!臭 的奶头变硬了。」

  剩下栓狗的男人,他将我和静卉推挤在一起,然后慢慢的掏出显得十分短小
的阴茎,我突然明白他可能因为自卑心作祟,才会这幺变态,喜好用脚来污辱女
性。

  「帮你们洗脸!」

  他先对着静卉美丽的脸洒尿,故意冲击她的嘴唇,跟着洒到我脸上,感觉像
是一股热水喷洒着,但是鹹骚的尿味立刻弥漫开来,嘴唇上一阵麻痒,也有些尿
液渗进口来。我一时睁不开眼,但是感到静卉倚靠着我,轻微的抖动似乎在哭泣
着。


              (五)第一次宣泄

                 (上)

  拭去脸上的尿液,我一睁开眼看见静卉的头髮被尿液濡湿,脸上都是黄色的
水珠,连睫毛都是,于是我赶紧抹开眼窝的尿液,好使她能睁开眼睛。

  「咻!」我的背突然传来一阵抽痛,姓江的手上多了一根细竹条在挥舞着:
「起来!别给我装死!」

  我赶紧站起,但腿部被捆住的静卉还是只能坐在泥泞的地上,接着乾瘦的男
人拉开铁捲门示意我跟他出去,一出工厂,我环顾四周一片寂静,没有求救的机
会。

  「臭 !蹲在这里,脚张开,手放在头上!」

  我双腿微张蹲在空地一角,他则打开一旁的水龙头,拿着水管向我冲水,冰
冷的水令我打颤,但总算洗去一身黏腻尿液和尘土,可是渐渐的水柱不再往身上
均匀的洒去,却集中在乳房和胯间。

  「干!看你那两粒黑枣乾似的奶头又硬起来了,还皱皱的,真丑!﹍﹍一看
到,就想到是母狗的奶还是动物园猩猩的奶,头一次看到女人奶头那幺黑还那幺
大粒的﹍﹍奶形还下垂,真是丑,烂黑奶子!」

  乾瘦的男人一边用言词辱骂我,一边将一个蓝色大水桶注满水。

  「把水提到你朋友那里!」

  在凶狠的目光下,我奋力提起水桶,可是十几公斤的重量却不是一个弱女子
可以轻易负荷的,才走几步,手就痛得放下。

  「不要放下!再放下,我就叫你用奶头来提水桶。」

  虽然不知道那是什幺处罚,但我赶紧提起水桶。我用双手抓住握把,让水桶
在身体前方中央重心,双脚微张,跨步像企鹅似吃力前进着。而一进到室内,胖
子就用一只肥手握住我的乳房揉捏着,另一只手则捏着臀部。

  「有用到胸肌喔,奶子变硬了,屁股也好硬,用力得都在抖了,哈哈!」

  「听说有的女人膀胱无力,提重的东西时会渗尿呢!」姓江的一说完,从我
身后稍张的胯间伸手,结结实实的抓握住我整个私处。

  「啊!」我惊呼了一声,肌肉颤抖着,几乎快提不起水桶。

  男人的手掌并没有蠢动,但我感到胯间柔软无助的唇肉,被人一手掌握着,
好像穿了一件极紧、粗糙的内裤,无法挣脱。

  「她的 肉真是好肥,握起来有一团软肉在手上,真好摸啊!」

  我强忍住男人们的上下其手的侵袭,终于将水桶提到静卉的身边。栓狗的男
人解开她腿上的绳子,也撕开脱去了她浸满尿水的上衣,然后将那桶水浇在她头
上,以冲去污秽,接着命令我们站到一旁铺好的纸箱纸板上。

  姓江的趾高气昂地走到静卉面前,脱下长裤,接着脱下内裤,露出稍微勃起
的褐色阴茎:「跪下!你先含,让你的朋友看看你那张小嘴多会帮男人舔 。先
亲,再舔,然后含,知不知道?!」

  我悲哀的看着静卉这张应该出现在办公室的美丽面孔,现在居然用嘴唇接触
着粗鄙男人的生殖器,然后伸出舌头舔着阴茎、阴囊。她为了怕受到伤害,只好
任由男人们侮辱,但羞耻心使得她一直刻意闪避我的目光。

  「亲 要发出声音!臭 !」

  「啧!啧!」的亲吻声不断从静卉的嘴唇传出,男人们听了不断淫笑着。

  「可以含了,好吃吗?」

  静卉一含住阴茎头部,姓江的就好像有莫大的快感,倒吸了一口气,但他仍
恶毒的不放弃精神虐待的机会。

  「好吃要说啊!要一边含,一边说出来!不说的话,你朋友的木瓜奶就要爽
一下了!」

  「呜﹍﹍好﹍﹍好吃﹍﹍」静卉深锁着眉头,口齿不清的发出声音。

  「呵呵!一含 ,连话都说不清楚。脸颊、嘴唇用力一点,还要有声音!」

  在男人命令下,清秀的脸庞努力的嘟起嘴,啧啧有声吸吮着。

  「木瓜奶过来,一起舔!」

  我的脸一靠近,阴茎就从静卉的口中拔出,沾满口水的暗红色龟头抵着我的
嘴唇,然后插入,接着姓江的按住我的头,快速的抽送起来。

  在龟头不断撞击喉咙之下,我几乎不能呼吸,他阴毛中的浓厚汗臭也不断扑
鼻而来,中人欲呕。就在我快支持不住时,阴茎终于拔出,但旋即让静卉含着,
一阵抽送后,又令我含住。就这样不断的轮流着,终于﹍﹍

  「啊!真爽!」姓江的一阵低吼,似乎射精在静卉嘴里,但阴茎仍然在她口
中缓缓抽送着。

  「含好!吐给你朋友吃,别独吞!」

  静卉在逼迫之下,在失魂般接吻我的唇的同时,将精液吐入我的口中,那是
一阵湿面糊蛋白的鹹膻味, 心非常,我赶紧吞下,让味道的扩散减到最低。

  很快,一旁的胖子开始脱去裤子,嘟嚷着:「各位大哥,我要先上这个木瓜
奶,等你们玩完,我可就泄了。拜托!」

  在没有异议之下,胖子叫我躺下,我以为他要準备姦淫进入我的身体,可是
又发生了我这辈子从未想像到的龌 事。他蹲坐下来,松软垂下的阴囊、肛门映
入眼帘,就在我脸上几公分之处,黝黑外凸的肛门还散发着残粪的臭味。

  「舔我的屎眼,舌头要伸进去,知道吗?快吃屎吧!」

  我将头别过去,不愿让人这样作贱时,乳头马上就袭来一阵奇痛,酸痛得入
心入骨。

  胖子用力地捏转我的乳头,还用手指弹打着,胸前两点剧烈的酸痛让我屈服
了,我伸出舌头舔男人突出的肛门,尝到令人作呕的苦涩粪味,而努力伸出的舌
根也开始发酸。我当时真希望就此死去。

                 (下)

  「好了,舔我的卵袋。」

  「你要是让我很爽,我就帮你说些好话,不然,像你这种大乳晕的一定会被
玩得很惨,因为乳晕肉特别嫩,黑黑的看起来又很贱,而且看到你被夹奶头的表
情,实在有意思!又爽又痛吧?」胖男人挪了身子,将阴囊垂在我的唇上,并摸
着我的乳晕说着。

  他的话使我感到很不安,难道在他们发泄完后,还有其他把戏要施加在我和
静卉身上吗?为什幺?!

  胖子的阴囊沾满我的口水后,他转过身来继续跨坐在我身上,压得我肋骨疼
痛,难以呼吸。然后他吐了一大口唾液在我双乳间涂抹着,我立即明白他要进行
所谓的乳交(唉﹍﹍这过去一定让我大感惊骇、屈辱的行为,但比起之前的羞辱
却显得微不足道了)。

  「你把奶子挤在一起,好夹住我的 ,要夹紧!这招叫『打奶炮』,你一定
常给男人做吧?奶头都玩黑了。哼!」

  眼看着他将黝黑的阴茎放在胸前,我只好托起乳房向中间挤压,愚蠢的希望
他在满意之余不要再有花招。

  「干!你奶形外扩吗?给我用力挤,要整个包住才可以,不要让我失去耐心
喔!」

  一听到他一边抽送,却语带威胁命令着,我只得更加用力推挤乳尖以盖住阴
茎。其实我不太能感觉阴茎的动作,但是胖子粗硬的腿毛、阴毛却随着抽送动作
一直颳搔着乳房下缘,无法抓搔之下,只好尽量不去想到。

  「去!居然把自己的奶子挤成这样,奶头都快碰在一起了,等一下一定要给
大家看你的骚样。现在我要你含,不準闭眼睛!」

  胖子就跨在我颈子,将散发着口水臭味的阴茎插入我口中,他的眼神带着轻
衊、得意,仔细欣赏着我哀愁失魂的面容。

  「美女含男人那里时最好看,我要是你男朋友就叫你整天用嘴含着,没事就
让你喝我的尿,多美的尿壶!」

  他讽刺的话,有让我想起过去受男友甜蜜呵护的时候,鼻头有些发酸,泪水
也淌出眼框。

  不久,他抓住我的头髮,在我口中冲刺着,然后精液像一股浓痰似的吐进我
喉头,但他仍不把阴茎抽出,使我难以吐咽。突然,口中的阴茎又射出精液来,
不!这是尿液!可恨的胖子再次便溺在我嘴里,可我除了顺从的喝下混合的精尿
外,别无他法。

  苦难像是没有结束的时候,胖子发泄完了,姓江的就拉着头髮要我起身,这
时我才看到静卉的处境:她四肢着地,任由栓狗的男人奸污嘴巴,瘦男人奸污下
体。

  「你朋友很欠干,刚刚一口含两支。你爬去帮她含一根。」

  闻言,我只好向栓狗的人爬去。

  「干!去吸插在屁股那一根!」

  阴部突然遭到重击,原来是姓江的故意用赤脚踢了我柔软的私处。虽然阴唇
隐隐刺痛,也许是皮肤被粗硬的脚趾甲划破,但我更担心可怕的乾瘦男子。

  「嘻,看到屁股夹着那两瓣肥唇,忍不住就给她一脚,踢到她肉缝里,软的
很呢!﹍﹍等一下用﹍﹍」姓江的对胖子叽哩咕噜说着。

  我看到乾瘦男子十指深陷,抓着静卉白皙的臀肉抽送,而且还往两侧扳开,
让静卉的肛门暴露出来。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异性这幺隐密的器官,是一圈浅咖啡
色的皱折,周围居然生了一些细小的阴毛(当时我以为只有男人才会在肛门周围
长毛)。瘦男人看我爬近,更用力残忍地扳着臀部,像要将它撕裂一般,而静卉
的肛门被拉扯成横椭圆形,许多皱折也被拉平,稍微露出内部嫩肉来。

  「木瓜奶,好好地看你朋友被我骑的样子,她的洞很紧,但是味道好臭,好
骚,真是名符其实的臭 ,把我的鸟弄髒了,用你的嘴清乾净。」

  瘦男人然后将阴茎拔出,让龟头在我嘴唇、人中处擦着,故意将静卉私处分
泌物的味道让我闻到,是一股浓郁的乳酪臭味,阴茎根部则粘着一些白色的女性
分泌物(虽然我非常熟悉这种自身也有的味道,但像这样浓郁而且又是别人的体
味,依然令我感到 心。我心里居然闪过一个念头,静卉似乎不像外表乾净,我
下体的味道从来没这幺可怕)。我含住阴茎后,还好只有一点酸味,但半固体的
分泌物则有些酸腐,只好赶快吞下。

  「你可怜的同事在吃你臭 里的髒东西,白白的好多呢!」

  听男人这幺一说,静卉似乎难堪的想转身说些什幺,只见她红了脸摇头,但
口中的男性生殖器却不允许,只能让她发出一些模糊的声音。

  接着瘦男人又将阴茎插入静卉下体,一阵抽送后,又带着分泌物拔出插入我
口中,也许有十多次吧?

  我开始明白,我的嘴对这个残忍变态的男人来说,只是长在脸上的阴部,最
后一次他发泄在我口中。等我回过神来,静卉口中的男性器官也已经发泄,她和
我一样,茫然恐惧的坐着,我这才看到她变成暗红色的右乳头,似乎受过很粗暴
的对待。


           (六)彻底认识女同事

               (上)

  「好了,干完一次你们这两个贱货。被叫作贱货还不服气啊?我们会慢慢告
诉你们原因。」四个裸着下身的男人围着我们,一脸鄙夷的说着。

  「你朋友就不用说了,穿丁字裤的贱货!人不可貌相,美女居然长黑奶头,
骗人啊?她的男人真可怜,以为可以玩到粉红色奶头的清纯波霸,没想到早就被
吸黑了。常给人吸奶头也就算了,大便还擦不乾净,久了屎眼肉也变黑的。」

  「你以为她要保护你啊?她是喜欢给男人玩!从没有女孩像她这样,舔脚、
喝尿,一说就做,连抵抗都没有,多乖的母狗﹍﹍我用脚趾就让她高潮了﹍﹍」

  他们蹲在静卉旁边,抓着她的头髮,不断地说些侮辱我的内容。静卉的表情
显得痛苦而生气,或许是为我而生气吧?这些恶毒话语将我描述成一个卫生习惯
心、淫乱、自甘下贱的女人,而且证据确凿,就算静卉不相信,却深深动摇了
我,或许我是那样骯髒 心。

  「你们胡说!」

  「啊!」突然姓江的粗暴地将静卉的头按在地上,然后踩着她秀气的脸颊,
手抓着洁白的臀肉,让静卉高翘着臀部趴着。胖子则从身后以手臂勒住我颈子,
架住我到静卉身后。

  「木瓜奶,你的屁股早就被看过了。公平一点,换你把这个装淑女的大便地
方看清楚!很髒臭,旁边还长毛呢!」

  在我面前,女孩浑圆洁白的两片臀肉被硬生扳开,以露出股沟深处,股沟末
端一带的肤色是浅咖啡色,有一圈短直的阴毛,中央是多皱折凹陷的肛门,肛门
下方有一条较大的皱折延伸到会阴。她的两瓣阴唇夹在大腿根部之间,有点像男
人的阴囊,而唇上的阴毛被刚才强暴的分泌物沾糊着。这一幕像照相一般印在脑
海使我无法思考,居然可笑地直盯着臀上的一个小粉刺。

  「用手指摸!」

  乾瘦的男子硬抓住我的手指,压在静卉的浅咖啡色的肛门上。惊乱之中只觉
得那里的皮肤柔软湿黏,包覆着底下一圈紧张的扩约肌。静卉挣扎得很厉害,我
想她极度羞愧于让熟识的朋友接触这个污秽的隐私。

  「让你朋友爽一下,舔她屁眼!」

  「你再不舔,我就给她抹绿油精(一种驱蚊虫薄荷凉油),屁眼会痛得像着
火,到时她会哭着求你舔!」

  胖子将我的脸压近静卉的臀沟,一股粪便混合阴部的酸酪气味升了起来。

  (七)乳房的原罪

  姓江的从袋子里拿出一个透明塑胶做的东西,将它摊开。看清之后,我不禁
感到害怕,那是一件透明的软塑胶胸罩,罩杯里面粘着十几颗图钉,尤其集中在
杯底部份。

  “这可是我的发明,女人只要穿上它,奶子就会被里面的图钉刺着,而且还
可以清楚看到奶子被钉子刺到样子,一定很好看!”

  姓江的得意的向其他男人展示手中的胸罩。

  “先给这个短头髮的穿!我喜欢看她哭的样子。”

  说完,姓江的伸手抠弄起静卉的乳头,直到其勃起,然后就将胸罩的肩带穿
过她双手,胖子则接过胸罩两端的扣子,一拉紧準备扣上,静卉马上叫了出来。

  “啊,好痛!”

  他们不顾静卉的呻吟挣扎,将她的手铐在背后,凑在胸前端详、讨论着。

  “你看!左边的奶头被刺到,压扁了。右边奶头没正刺到,只是被钉子压歪
了,还硬着。”

  “原来有图钉的地方会把奶子压成一个洞,却不会真的刺进去,因为奶肉太
软啊。”

  “奶子变一个坑一个坑的,看起来好奇怪,一边奶头还压凹进去。”

  “很爽喔。这个臭逼不敢用力吸气,一吸气,钉子就更刺到奶子里,真妙!”

  虽然男人围住了静卉,但我从对话听到那件胸罩的淫秽可怕之处,居然是用
图钉来对付女性柔软的乳房,实在非常震惊,接着浑身发抖,因为厄运一定会降
临到我身上。

  “臭逼!原地跳一跳!不跳的话,我就捏你的奶罩,让钉子真的刺进奶子里。”

  接着我听到静卉脚底板在水泥地跳跃的声音,不时夹着呻吟声。

  “她一跳,这对奶子就在胸罩里跳,让钉子狠狠的刺来刺去,真好玩!哪里
最痛?说了就让你停。”

  一个男人说道。

  “乳晕和乳房下面好痛,……不要叫我再跳了,求求你们……”

  静卉小声的哀求着。

  “原来乳晕会被前面的钉子一直上下颳到,红红的。而奶子掉下来时刚好压
在下面钉子上,难怪会这样。”

  干瘦的男子一说完,就握住静卉胸部揉挤着,我看到她摇着头抿着嘴唇似乎
相当痛苦。男人们轮流揉挤了乳房一会儿,终于脱下静卉身上的图钉胸罩,胸前
白皙的皮肤上留下许多图钉蹂躏过的红肿颳痕。

  姓江的拿着“图钉胸罩”来到我身边,我想厄运终于来了。

  “你舔到自己的两个奶头就不必戴这个东西,OK?”

  我害怕得点点头,于是他解开我的手,让我能抓住自己胸部。我先托高左乳、
低下头,没想到乳头距离舌头还有几公分,只好硬着头皮捏住乳晕上提,终于舔
到自己的乳头,然后我又照着舔了右乳头,右乳似乎较小,好不容易才舔到。

  “真淫蕩,居然舔自己的黑奶头。对了!把奶子挤在一起,像刚才打奶炮那
样,奶头要碰在一起。”

  胖子淫笑着说。

  一看到姓江的扬一扬手上的“图钉胸罩”,我托起双乳向中央堆挤,但两边
乳头仍无法相触,这时胖子伸手拉扯乳头,然后将它们捏按在一起。酸楚感强烈
的传来,但我不敢反抗甚至求饶,只看着自己的乳房变成奇异的形状,满足男人
的邪恶好奇心。

  接着换成栓狗的男子来玩弄我的乳房,那真的是玩弄……他用两手捏住我乳
晕皮肤用力摊扯,直到我感到乳尖绷紧到疼痛为止,然后他拉着我两边乳头快速
上下甩动,让整个乳房不停的跳动、翻弄着,一会儿乳头羞耻的酸楚感,渐渐变
成乳腺的疼痛,就像经期难忍的胀痛。

  “你一跑步,这对大奶子就会像这样乱跳给男人看吧?”

  男人用鄙夷的口气说着。

  他不待我回应,就用拇指按住我感到酸楚不堪的乳头,将它们压陷到乳房里。

  “真好玩,黑奶头不见了。我们再来看看你这张脸适合哪种奶型,是下垂的、
外扩的,一高一低,还是高翘的,哼哼!”

  他残忍的揪着两个乳头,完全不考虑这是女人身上最敏感细嫩的部位,一下
子使劲下拉,一下子又向左右拉开,或是左上右下拉扯着,我只能咬牙握紧双手
强忍着,羞耻得无地自容。

  忍耐了许久,栓狗的男人似乎满足了对女人乳房的所有想像后,他长满粗茧
的手终于离开我的胸部,可是突然胖子将我的手紧紧缚在背后,然后用湿黏粗短
的肥手握住乳房,“干!抓爆你这臭逼的奶子!”

  随着他手指不断深陷进乳房,我疼得开始哭泣,不仅皮肤像是要被撕裂,乳
房本身更是被挤压得产生剧痛,像是要裂开一般。

  “现在很不想当女人,尤其是大奶子的女人吧?哼!不过认命一点,还有得
你受!”

  胖子淫笑得十分狰狞,拿出一把30公分的塑胶尺来,“啪!”拍打在我左
乳的侧边,好一阵火辣麻痛,接着拍打在右乳。在塑胶尺挥舞拍打下,乳房好像
着火般剧痛,我痛得嚎啕大哭,可是胖子丝毫没有住手的意思,还冷冷的说:
“没想到会被人修理奶子吧?接着是乳晕、奶头了。除了看你含鸡巴喝尿外,我
很想看到你被打到奶头的表情……”

  一听他这幺说,我发抖着想跪下求他,可是身后却被另一个人捉住无法动弹,
胖子则移到我的侧面,準备凌虐我。

  “噗!”

  “啊!”

  塑胶尺一次拍打在两个乳尖上,烧灼感使我痛得叫出声来。

  “哈哈!乳晕、奶头比较嫩,打到的声音较闷。”

  “噗!噗!噗!…”拍打下,乳尖不停传来剧痛,我不断的哭泣、呻吟、喊
叫,却都无法使责打的动作停止,我开始有乳头会被打破,甚至打断,变成一个
残废不完全的女人的可怕预感。

  “臭逼,看你的奶头变好红呢!这样男人才喜欢。不过不用太高兴,几小时
后,它会变得比原来更黑,你的男人只能玩被我玩黑的奶子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永久www.b1b1b1.com

大家都在看